“现在将他抓走的那些人肯定是他们的同伙,昨天聿少跟墨抒都已经报过警了,现在他们肯定是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,说不定还会……还会报复昨天已经报警的事情……”

  秦缘哭得更加厉害了,道:“要是昨天没有报警就好了,现在肯定出事了……昨天为什么要报警,那些个都说不能报警的……”

  墨爷爷听着秦缘的这些话,也禁不住有些慌神。

  墨抒的脸色猛沉,“够了!”

  秦缘的哭声一滞,用力吸着鼻子。

  墨抒沉声道:“现在不是危言耸听的时候,现在谁都不知道他会发生什么事情,刚刚爷爷说的对,既然对方为的是求财,那么肯定不会伤及他的性命,现在最有可能的是对方在静观其变,等他们确认安全了,会打电话给我们的。”

  秦缘哭得更大声了,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!”

  墨抒冷声道:“等。”

  秦缘泣不成声:“墨抒,墨抒,他是你爸爸啊,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,如果不是你,他也不会回去啊,现在他都出事了,你竟然还能耐得住性子,我做不到你这么冷血,我要去找他,我去找他!”

  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。

  如果不是你,他也不会回去。

  墨抒蹙起眉,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秦缘哭着道:“我昨天就发现了,他戴了十几年的项链不见了,那根项链他从来都不摘下来的,睡觉洗澡都戴着,他一定是去找那根项链去了!”

  墨抒眸光扫过去,略微有些凌厉,“项链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怎么可能没关系!”秦缘几乎是吼出来的,“那根项链是你小时候送给他的父亲节礼物,从他戴上的那个时候起,他就没有摘下来过!”

  墨抒下意识就道:“你在开什么玩笑,那种东西他怎么可能留着!”

  她记得很清楚。

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她曾经听过沙绫的,给墨剑郜定制了一个礼物。

  一共也就一次。

  墨剑郜收到项链之后的表情,是笑的。

  只是,那笑,是嘲笑。

  他勾了勾唇,不屑一顾的样子,道:“这是你妈教你的?”

  小小的墨抒,自尊心被第一次打击到了。

  她一直期盼的是墨剑郜惊喜、高兴的模样,而不是一脸不屑,问她:你妈教你的?

  后来,沙绫就自杀了。

  秦缘抹着眼泪,“他一直都贴身戴着,说是戴习惯了舍不得摘,可是我给他也找过别的项链,他就是不肯换……”

  墨抒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秦缘,同时在心里问骚渣:她说的是真的吗?

  骚渣:【根据她身体的周围波长昏析,她说的是真的。】

  墨抒的心情忽然就有些复杂了。

  墨爷爷也是叹息了一声,伸手拍了拍墨抒的肩膀,道:“你说的对,现在我们毫无头绪,只能等对方的人来联系我们了。”

  秦缘却不甘心,一直在哭。

  秦安最近学业很忙,昨晚做作业到了很晚才睡,导致今天早上起晚了一些。

  一出门,就看见了久违的墨抒,看见她那隆起的肚子时,忍不住惊叹了一把,但很快她就发现了现场气氛的不对劲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魂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女王嫁到:老公,太凶了,女王嫁到:老公,太凶了最新章节,女王嫁到:老公,太凶了 笔趣阁info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